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淫荡人妻 > 娇妻的故事3

2021-02-04 09:02:14


“不要~不要啦!~”小爱惊慌失措,光着身子左闪右躲,吴勇就拿着冰块跟着跑。

这下子也不用哄她跳艳舞了,要乳波有峰峰相连,想臀浪则肉光四溢,一扭腰一摆臀皆是自然天韵,由不得她不肉感十足,比起职业性的搔首弄姿可要刺激得太多了。

“不要啦~拿开啦!~”被逼到墙角的小爱就站在吴勇面前一步,紧张万分地盯着他拿冰块的手。

“你如果能逃进被窝里,我就不拿冰块弄你。”

“真的喔?”

“绝无虚言。”小爱看着吴勇,吴勇看着小爱,陷入僵持。

突然小爱开始左闪右晃想找个空档切入,吴勇就拿着冰块左拦右阻,然后才放个破绽给她。

这时的战术就要改变了,趁她从身旁钻过,吴勇将没拿冰块的左手对着弹跳中的乳球大肆轻薄。


等她通过了,立刻就紧迫盯人,她顾着跑,吴勇顾着摸开开阖阖的屁股。

小爱以前所未见的敏捷跳上床拉起棉被披在身上,气呼呼地看着吴勇喘个不停。

吴勇也很守信用,假装无可奈何的样子,把冰块塞进嘴里,一边咬,一边伸手转了转表示没拿东西。

等她一安心,就把凉飕飕的手掌心按上了她的左乳。

“呀!~”她的乳房颤了一颤,乳头登时站了起来。

大概是太意外了,小爱只是张大了嘴看着他,竟然没有伸手把他推开。

“不是冰块。”吴勇两手一摊,“我可没有不守信用喔!”

小爱板着脸儿,噘着小嘴瞪着吴勇。

吴勇只好比出了个讨饶的手势,可是她不为所动:“你嘴巴不要噘得跟屁眼一样好不好?”

就看见小爱脸颊抽慉了一下,板不住了,又不理他了。

她自己躺好,抖开棉被盖着,只顾自己睡。

吴勇也涎着脸上床钻进同一条被子底下。

小爱突然伸出毫无遮掩的雪白手臂,在棉被上重重地划了一条线。

“楚河汉界!今晚不准你碰我!”

吴勇双手齐出,却是在半边被子上拱出了一块鼓起。

“那它怎么办?”

小爱装做被吓到了的样子。“你……你还真要啊?”吴勇点点头。

小爱笑道:“我可不是你泄欲的工具噢!”

“谁要你长得那么诱人犯罪。”夫妻两你来我往,互相挑逗撒娇起来,全没有上午的不和谐的气氛。

“嘿!”小爱小嘴一翘,纤腰一弯,两手抓在鼓起上头,用力按摩起来。

“行吗?平常直接套都解决不了了,隔靴搔痒有什么用?”吴勇觉得还要继续逗她下去。

小爱没理他,只是使劲抓着。

“看到喽!看到喽!”吴勇故意说道。

“什么?看到什么啦?呀!~”原来她这么一上一下地动来动去,棉被早就滑掉了,那对美乳也跟着上下弹着。

惊慌中,小爱并没有设法遮住胸部,居然是把棉被一翻,整个就盖在吴勇头上了。

“你这个色女!怎么偷窥我勃起的小弟弟?”吴勇胡乱嚷嚷着。

“臭美!谁要看啊!”没想到,才一会儿工夫,吴勇就觉得阴茎竟被温暖湿润的夹缝给包住了。

原来小爱已经用骑马式将毛茸茸的阴户套在了他的肉棒上。

“哎!又湿又热,不知是哪个人贪吃的嘴啊?”吴勇故意嘲笑道。

小爱笑出了声,但没理他,只是套动着。

吴勇两手钻出被窝,往小爱的胸部上头乱捞。那么大的一对目标,很容易地就被捞到了。

小爱象征性地伸手阻挡,吴勇就要掀起棉被。

然而她压住棉被,嫩乳却始终逃不出吴勇的“魔爪”。

两人正在相持不下,吴勇突然想起了武侠剧教的,比拼内力的时候,只要有第三者出手袭击,被攻击的那一方一定兵败如山倒。

可现在哪儿找来第三者?当下他腰部连耸,肉棒一下下顶上了穴心。

“啊~啊~啊~——!”小爱手一松,吴勇立刻扯开棉被,对她上下其手。

她看大势已去,还想要掩住嘴忍住浪叫声,吴勇反而抓住她的纤纤玉手,让她自己去蹂躏那对上下乱跳的玉乳。“舒服就喊出来吧!”

“我……不,我才不是呢……”

“要不是觉得忍不住了,你又何必套得那么急呢?连阴毛都不遮啦!?”

“你坏!啊~!又看人家的那里!”

“你是个好色的女人。”

“啊~啊~别说啊!轻一点……”

“你自己套得狠,倒怪我顶得重,那我就要更不客气了!”吴勇抓住她往旁边一摔,随手拉来棉被垫到她屁股底下,让鲜嫩的三角洲高高耸起,接着再把两条玉腿举得更高。

看这架势小爱就知道情况不妙了。

“不要啊~这太那个了。啊~啊啊~哎!不行了~啊!烫啊~”

房间里这夫妻两爱与激情在猛烈地碰撞着,可房间外却有一双贼眼在偷窥着房内的一切!吴勇关于第三人的设想竟成为现实!

“呼呲!呼呲!”大伯的手用力地套弄着他的阴茎,“小爱!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像现在一样,不!比现在更淫荡地跨骑在我身上,让我尽情地凌辱你那高贵的丰乳、圆滚的屁股和毛茸茸的阴户!”

××××××

次日清晨,吴勇和小爱一直睡到太阳高照才起床。

两人相拥一个长吻后,起身穿衣来到了厨房。大伯已经坐在了餐桌旁。

“早啊,大伯!”小爱很热情地打招呼道,“昨天没打招呼那么迟才回来,肯定吵到您了吧?真不好意思啊!”吴勇也跟着笑了笑。

“哦!没事没事!我们自家人不必那么拘谨嘛!”大伯似乎很大方随意,“来,坐下!吃早点。今天吴勇的堂兄要回来啦!”

“噢?我堂兄出差要回来了吗?”

“是啊是啊!我那儿子,找的那份工作,就是经常要去外地办差。害得他到现在也只是找个女朋友而已,真不知要到啥时才能结婚哟!”

中午过后,门一开,堂兄回来了,大包小包的,当然还带来他的女友。吴勇和堂兄关系不错,自然少不了一番拥抱与问候。几个人在一起聊了大半天。

到了晚上堂兄说他急着赶回来一是为了见见吴勇夫妇,二是为了参加一个狂欢酒吧聚会。他说是个搭档狂欢会,所以他和女友蓝萍都要去,而且他还请吴勇夫妇一块去。

“我不太想去。”小爱小声地说道。

虽然小爱推脱说不想去酒吧参加那个狂欢会,但吴勇好说歹说地还是把她带了出来。

其实吴勇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因为从这点可以看出他的娇妻还是很内向的,不愿在大庭广众之下过分放纵自我。

堂兄的女友蓝萍则似乎没有那么多的推脱之辞,她很痛快地答应了。看样子,以前堂兄也带她参加过类似的活动。

出了大伯家,他们四人叫了辆出租车,就向目的前进。

一路上,堂兄竟冲吴勇挤眼、微笑。

吴勇心里开始有些不安:堂兄说今天带他们去狂欢,而脸带诡秘之色,这葫芦里到底卖得是什么药?

进了那个狂欢会酒吧,吴勇才觉得里面气氛和外面大大不同,整个酒吧都不像酒吧,倒像个舞厅,播着很吵耳的摇滚音乐,有不少年轻人就在这狭小的地方里跳舞,灯光闪烁着,有些人身上穿着光怪陆离的衣服,衣服上的图案还会发出萤光,当灯光暗下来时,令人觉得迷离和眩晕。

吴勇一行四人找张桌子坐下,叫了一些啤酒,喝一会儿,堂兄就拉着他女友出去跳舞,他们一边跳着舞,一边示意吴勇夫妻一起去玩,于是吴勇拉起小爱一起去跳。

小爱推脱了一阵子,终于拗不过他,只好随他一块到了舞池里。

到底这里不是舞厅,所有可以跳舞的地方不大,加上人多就相当挤。

吴勇和小爱面对面跳着,突然她尖叫了一声。

吴勇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才发觉原来是因为太挤,在小爱后面跳舞的一个男人蹭到了她的屁股,而且由于挤得转不开,那男人就一直挤着她的屁股。难怪内向的小爱会惊慌起来。

正当吴勇和小爱渐渐进入状态、小爱渐渐放松起来时,一个没有舞伴的年轻男子来到了他们身前,面朝着小爱,眼光里充满了希望,并不停地扭动着腰。

吴勇也在舞林中闯荡过,一看就知道,这是夺舞伴的动作。

做这种动作表示那人对这对舞伴的搭配不欣赏、不服气,意在邀请女方改和他跳。

这虽然是对吴勇的蔑视,却是对小爱的尊敬和爱慕。

没办法,到了这种场合,一般来说吴勇都会礼貌地让出舞伴,因为他也知道自己的舞姿并不好看。然而今天他的舞伴是妻子小爱,吴勇不得不犹豫了起来。

但那男子似乎很执着,毫不气馁地一直坚持着他的动作,连小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没办法,为了避免尴尬的场面继续下去,吴勇看了一眼小爱,只能放开了她的手。

那男子礼貌地冲吴勇点了点头,而后搂住小爱,开始了他们的舞步。

骤然空虚下来的吴勇无奈停在舞池中,干瞪眼看着他的娇妻在陌生人的怀里跳舞。

那男子身材标准,肥瘦适中,配起他今晚穿着的深蓝色霹雳服,更显得神气十足,他的放纵似乎渐渐感染了小爱,小爱以由拘束矜持慢慢变得放松开放起来。

和那男人在舞池中举手投足,合拍万分,每一动作都充满着美感,令交际舞的神韵发挥得淋漓尽致。

吴勇见到不少人都把视线集中在他们两人身上,心中那种奇妙的异样的感觉慢慢升起来,看着妻子婀娜多姿的舞步、旋转着身体时扬起的长裙,他真希望人们不要过分注视她窈窕的身躯、丰满的身材,更不希望每一个人都知道:那活色生香的美人儿,就是他吴勇的床上伴侣。

就在吴勇看得很不是滋味时,堂兄的女友蓝萍忽然来到他面前。

原来堂兄已经改和另外的一个穿着艳丽的女子跳舞去了,丢下蓝萍一人在那,而蓝萍好象也觉察到了吴勇也是孤身一人,于是就来到他身前。

吴勇这才有空仔细打量起这为美女来:只见她深枣红色的露背连衣短裙,肩上围一条意大利全丝披巾,在胸前扣上一颗八角形紫水晶心口针,让人们的注意力全吸引在她背后滑如羊脂的粉嫩肌肤上。

腿上穿着灰黑色的丝质暗花袜裤,令修长的两腿更形得苗条,耳朵上一对大圆圈耳环,清纯扑素,与一头简单自然的披肩长发,衬得恰到好处,她五官轮廓本就是一个美人胚子,此刻经过涂红抹白,更显得艳丽不可方物、魅力迫人。

难得这么巧,两人都没舞伴,吴勇自自然然就走到她面前,邀她共舞。

下到舞池,音乐转奏起了慢四步,她双手搭在吴勇的肩上,吴勇亦搂着她纤细的小蛮腰,随着节拍闻歌起舞。

在昏暗的灯光下,吴勇见到不远处刚才那男子亦和小爱正沉醉在迷人的乐曲中,小爱双手环抱着他的脖子,把脸偎靠在他胸膛,他则搂着她的腰,小腹互相紧贴在一起,偶尔间,他还有意无意地把下身前挺,在小爱胯下磨擦,像要将两副躯体挤压成一块,让两人二合为一。

小爱的脸早就羞得通红了。

她的胸口被力压之下,一对丰满的乳房被挤得越露越多,几乎在衾领中破茧弹跳而出。

吴勇心里又再扬起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他不断乞求此刻舞曲不要被中断或停下,灯光千万不要大放光明,否则更多人就会一睹他吴勇娇妻那诱人的“内在美”。

怀中的蓝萍见吴勇心不在焉,以为他拘于礼节放不开,便先作主动,把气氛弄得浪漫一点。

她搭在吴勇肩上的玉手,转而环绕着他脖子,胸膛向他靠拢,一对丰乳压在吴勇心口上,随着舞步轻轻挪动,散出一阵阵芳入心肺的乳香。

吴勇顿时神魂颠倒,将目光移回眼前的可人儿身上,再也顾不上留意自己妻子的举动了。

慢慢地,他呼吸变得急速起来,鼻孔喷出的热气,都吹往蓝萍被挤压得鼓起的一对乳房上,低头偷偷从上面瞧下去,两团肉球除了乳尖外,几乎都尽收眼底。

一种男性的本能冲动,不受控制地从吴勇心内释放出来,他真后悔裤子做得太窄,放不下渐渐胀大了的东西。

它硬硬地在里面越挺越高,把裤裆撑得隆起一团,让吴勇尴尬得涨红着脸,偷偷将下身弓后,以免被蓝萍发现他失仪的丑态。可惜已经太迟了,她早已察觉到这位舞伴的生理变化,脸上害羞地红了一红,露齿微微一笑。

吴勇腆地想提早回位,料不到她竟不以为然,还将下体悄悄靠前,借助身体的摆动而压在他隆起的尖端上面磨。

吴勇这时明白了,这种舞蹈对舞姿的要求,就会造成男女双方的这种潜意识的产生。

眼前肉香四溢,下体又被磨擦得剑拔弩张、不能自持,如果这不是在众目睽睽的公共场所,吴勇便再也顾不得承受跟堂兄绝交的后果,将她“就地正法”了。

可脑袋是这么想,心里却发毛:音乐声千万不能在这一刻结束,不然下面挺着一个大帐篷,丑态毕露,叫他怎么走回座位去?

吴勇紧搂着蓝萍的身体,两人靠贴得黏到一起,心里悄悄地计算着乐曲的剩馀时间,利用她的身躯遮挡着他的下身,带领她慢慢朝座位挪过去。

也真险,刚离座位不远,乐曲就停了下来,吴勇抹了一把冷汗,一屁股坐上去,才松一口气。

蓝萍微笑着坐在他身边,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是偶然向他望过来,但一接触到他对视的目光,马上又若无其事地望向另一边,把吴勇搞得意马心猿,不知她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紧接着下一首乐曲声起时,吴勇又不自觉地来到蓝萍跟前请她跳,蓝萍毫不犹豫地接受了。

这首乐曲是牛仔舞,蓝萍大方地站起身,拖着吴勇的手就走出舞池。

牵着她的玉手,吴勇感到又暖又滑,柔若无骨,她的舞姿美妙纯熟,一转身、一举手,都充满着活力和热情。

当她被吴勇拉向胸前时,温柔地依偎在他怀中;当她旋转着离开时,短裙向四面扬开,两条圆滑的大腿直至交界处,都毫无保留地落入吴勇眼中,透过薄薄的袜裤,可望见她里面的白色三角小内裤,甚至可看见内裤下端微微隆起的小山丘。

吴勇渐渐被她的热情奔放所感染,眼睛不停地吃着冰琪琳,又被她依靠在怀里时展露在眼前又白又滑的背部肌肤引诱,心里又再次产生涟漪。

那不该在这时发动的小弟弟,竟然又蠢蠢欲动,渐渐昂起头来,像不甘寂寞孤独地躲在黑暗里,设法把头伸出外面,一起参与这热闹的派对。

幸而牛仔舞身贴身的时间不长,不然裤子始终包不住这团火,如果真让她触到自己身怀的硬物,吴勇尴尬得真要在地上找个洞钻进去。

天意真会弄人,就在他心乱如麻、不知如何下台的时候,舞曲刚好奏完了,蓝萍靠前身子,抬起一腿,仰后弯腰,摆出一个美妙的完结姿势,吴勇俯前抱着她腰配合的时候,裤子前凸起的部份,刚好正正抵着她两腿交界处那隆起的山丘。

吴勇想这一下糟了,什么馅都露了出来,等着吃一记响亮的耳光吧!

可出乎他意料之外,她不但不以为忤,还特意把下身往前贴紧一些,保持着美妙姿势好几秒,当中还运用阴力把下体压在他的硬物上轻轻揉动,撩拨得吴勇血脉沸腾,几乎站不牢。

这时他的愿望不再是在地上找个洞,而是在她腿缝的小山丘找个洞,让就快破裤而出的阳具把头钻进去。

几秒钟像过了几年,吴勇真希望时间就此停顿,让他能继续沉浸在这快慰莫名的温柔乡里。

接下来的音乐更让人觉得催情,听得人骨头都快酥了。

再加上眼前美女性感诱人的舞姿,吴勇已经神魂颠倒得不知东西南北了!

可就在这时,他一不留神踩了下蓝萍的脚,吴勇好象才被惊醒似的,他反应过来,他和蓝萍如此消魂,那他的娇妻小爱和那个男子不也应该是这样吗!?谁也逃不出这音乐的魅力和魔力。

惊异之下,吴勇连忙扭头用眼光四处搜寻小爱的身影。

终于,在舞池的最边上,在灯光最昏暗的靠墙的地方,吴勇吃力地看见了小爱和那个男子。

简直不象话!

只见小爱背对着这边,双手无力搭在那人的肩上,浑身好象酥软了似的整个人倚靠在男子的怀里,而男子的双手则伸到了小爱下身的短裙里,在她丰腴的屁股上揉捏着,从外面只看得出那男子的手在动,至于是隔着内裤摸还是已经伸进了内裤里面,就不得而知了。

而且从他们的姿势来看,男子一定在狂吻小爱的香唇和脸。

在嘈杂的舞厅里,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举动,所以那男子的动作越来越大,越做越出格。远远的,吴勇只能看见小爱在剧烈地扭动着身体。

舞池里的人实在很多,又很疯狂,不一会儿,人群就阻断了吴勇的视线。

吴勇心不在焉地搂着蓝萍,心乱如麻。

忽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回头一看,原来是堂兄。

吴勇回过神来,正要解释什么,堂兄先开了口:“你赶快去找回小爱吧!我刚才看见那个和她跳舞的男人带她到边上喝酒时,在她的酒里放了药。我们这挺乱的,时常有小流氓在别人的杯里下春药。你还是快去找小爱吧,看看别出什么事才好。”

吴勇一听,心咯噔一下就快跳出来了。想到刚才小爱的那副背影,吴勇心头更是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来。

难道说那个人是色狼?而且盯上了他的妻子小爱?

吴勇也顾不得和堂兄多说,放下蓝萍的手就扎入舞池的人群里,奋力朝刚才小爱的方向挤去。

来到那墙边,吴勇却没有看见小爱和那男子。

他急得四处向人打听,可大家都忙着狂欢,没人把他的话当回事。

想到小爱很可能服下了迷药,吴勇心急如焚。无意间他胡乱地走着,叫着小爱的名字,可仍于事无补。

正在焦急不已时,吴勇无意间看见人群的另一面,有一个男人的背影是那样的眼熟,仔细从后面一看,男人的后肩上耷拉着一张美丽的脸,脖子上正有一双嫩臂环抱着,他那粗腰上和臀部则挂着两条玉一样白皙的腿。

他似乎正抱着一个女人往包厢走廊走去。

那特制的丝袜、白色的高跟鞋,一定是小爱他们无疑了!

就在男子抱着小爱马上要进入走廊拐角的一瞬间,吴勇突然发现,在小爱那交叉在男人腰上的小腿的跟部,挂着她那条性感的蕾丝内裤。

吴勇发疯似的拼命挤向舞池的那一边。可等他挤过来时,小爱早已不见踪影。吴勇慌张地在包厢走廊上跑来跑去,到处敲门,但挨了不少骂,却就是找不着小爱。

就在吴勇不知所措之际,忽然从一间包厢里传来了小爱银铃般的笑声:“我才没有醉呢!呵呵呵——不信让我骑在你上面试试!”笑声中充满了病态的猥琐。

××××××

听到这个声音,吴勇的脸都绿了!

顺着声音,他来到一间包厢前,狠狠地一脚踢开了门,一副令他吃惊的场面印入了眼帘:那个男人赤裸着下身坐在沙坑上,两眼淫荡地看着前方,而在他的前面,小爱踢掉了高跟鞋和一直挂在她小腿上的内裤,眼中充满了迷离,一边提起裙子,一边爬上男人的下身,分开双腿,一手握住男人勃起的阴茎,阴户对准大肉棒,一手抓住男人的肩,而后直起上身,屁股往下猛地一沉,骑坐了下去。

可却没能一次成功。

那男子一面催她坐准一点,一面从她裸露出的乳罩里面拉出她的乳房来,贪婪地吮吸起她嫩红的乳头。

尽管知道被下了春药,但眼看着自己的娇妻光着屁股骑在陌生男人身上,不停地扭动着腰枝和香臀、一次次地尝试着要将男人的肉棒套进她自己的阴道里,吴勇的心还是爆炸了!

吴勇冲进了包厢,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小爱的腰,将她拉了起来,那男子惊慌之下夺路而逃,却被吴勇从背后扔中了一块沙坑垫,险些摔个狗吃屎,他也顾不得提裤子,就狼狈地跑出了包厢。

吴勇回头看了看小爱那半昏迷的脸,歇一会都不敢,就把她扶了起来,帮她先套上内裤,而后走出包厢。

因为他知道,离开现场并把小爱弄清醒是当务之急。

可走着走着,迷糊中的小爱硬赖着不走了,说是想上厕所。

吴勇心想那男人一定给她灌了不少药水,再看小爱现在衣观不整的狼狈样,也只好先顺着她了。反正只要迅速离开现场就行了。

吴勇把小爱带到厕所外面时她已经左颠右倒,站也站不稳,吴勇看周围的人都乱纷纷的,没人注意这边,就决定带她进男厕好了,不想她掉进厕桶里。

厕所里很昏暗,虽然有几个男人出入,但也没看出小爱是女的。

吴勇见机把她塞进一个厕格,帮她掩上门,不久她便尿完,摇摇摆摆走出来,吴勇才发现她竟然没把内裤拉上去,内裤还挂在大腿上,幸好短裙是放下了。

可见她被下了很重的药。

小爱倚着他,走到洗手盘前,要洗手时因为昏沉沉,所以上半身半伏在洗手盘上。


吴勇见了急忙告诉她还没拉好内裤,小爱迷糊得只懂得叫吴勇帮她。

吴勇正想帮她拉好内裤,这时进来了一个醉醺醺的酒鬼,站在“站位”那里就开始拉尿,当他看过来时,吴勇正好把小爱的短裙拉起来想帮助拉上她的内裤,两个白白圆圆的屁股也就全都露了出来,酒鬼一眼就看到了,他拉尿那鸡巴立即胀大起来,还看得入神,把尿拉到地上去。

吴勇慌忙把小爱的内裤拉上来,那酒鬼也拉完了尿,走过来,欺过身来悄悄对吴勇说:“你女伴屁股很漂亮,给我摸一下好吗?”

吴勇本来正因为带女人进男厕所而怕人责怪,见那酒鬼走了过来,慌得一时不只该说什么才好。

那人似乎不太在意吴勇,而是走到小爱身后,一直盯着小爱的屁股,说道:“这妞是新来的招待吧?我以前怎么没见过?好丰满噢!你小子真有福,能勾到这样的妞!”

吴勇心想这是我的老婆又不是什么女招待,你当然不会见过,可他由于心虚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正在吴勇想该如何应对时,那酒鬼竟大胆地一手挡住吴勇下拉小爱裙子的动作,另一手粗大的手掌直接摸在小爱的内裤上,来来回回地摸着,小爱那内裤是丝质的,很薄,吴勇可以从那人脸上的淫笑断定他一定摸得很爽。

吴勇急得刚想说话制止,那人已经将手从小爱内裤贴腰的部分伸进了内裤里面,那人粗手摸捏着她的两个圆圆屁股,而且手越伸越下,还从两股间压进去。

简直是太疯狂了!

吴勇还是第一次见人在公开场合这么猖狂。

他现在似乎已经忘记了制止这人的下流行为了。

茫然中,吴勇从小爱内裤下的动静可以判断出,那人的手指可能已经碰到小爱的中枢蜜穴了。

只见他的手突然向上一提,小爱啊了一声叫:“不要,不要在这里玩嘛——”虽然半迷糊状态的她不知道谁在摸她,但还算有点清醒,受了刺激后她竟本能地推开那人的手,跌跌撞撞地要走出厕所。

无奈的酒鬼有点失望,眼看手就要滑出小爱的内裤,临滑出来之前,他手指一用力按进小爱的两股间,害得小爱又叫了一声,差点摔倒。

当那人抽出手来时,吴勇见到他食指和中指有些黏液。

畜生!,摸了屁股还嫌不够,他竟然连小爱的小穴也挖了两下!

那人还把手指放在嘴里吸吮。

吴勇怕他突然发起兽性会强奸小爱,又怕堂兄在外面等太久会来找他,所以他急忙就扶着小爱就走出厕所,回到座位。

回到座位,吴勇看到蓝萍整个头伏在桌上,俏丽的脸孔上也透着绯红,和她伏姿露出的大半胸脯很相衬。

他一看小就猜到,蓝萍已经被堂兄下了药了。

小爱看来也有五分醉,可能被那男人在什么时候灌过酒,再加上那些药力,她已经把头依在吴勇的肩上,看她眼睛都睁不开,吴勇也受到了刺激,她把胸前两个肉球贴在他手臂上,使手上不断从传来她透过毛线短裙压来软绵绵的感觉。

堂兄向吴勇挤挤眼,然后叫来酒保低声向他说些甚么,作手势2字,酒保写一张纸条给他,堂兄把蓝萍抱起来,蓝萍软软地依在他的怀里,他向吴勇示意叫吴勇跟着他,于是吴勇也只得扶起小爱,还好小爱还能有点知觉,所以能被吴勇半拉半走。

转眼间他们经过一个窄小昏暗的长廊,转了两个弯,走到下一层,吴勇这才明白,这里原来是一家地下酒吧,还有下一层呢!下层有两个大汉守门,堂兄把那张纸条给其中一人,那人用对讲机说些甚么,吴勇听不太明白,可能是黑社会暗语吧。

吴勇的心不禁害怕了起来。可是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一会儿有个侍应开门招呼他们进去,连过两道门,进去时便听到四周有很多淫声,一个个布帘分隔的床位至少有二、三十个,有点像大病房里的床位那样,布帘之间有个左转右转的信道,只不过这里灯光昏黄,还有摇滚音乐声,不算太大声,和那能淫声夹杂着,倒是一片淫靡的声音。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淫荡人妻

淫荡人妻
点击:15203-3117:41淫俏媳妇
点击:17504-0116:41性欲极强的母女
点击:40802-2120:06私人会所蒙面舞会遇到友妻下
点击:25806-0800:27正月期间的一次3P聚会1
点击:21006-0501:10清纯女友的悲惨遭遇
点击:6507-2602:48尖叫
点击:5204-0717:10同学的性奴
点击:13203-3117:46贤慧的妈妈
点击:34206-1201:52再婚妈妈之残花败柳
点击:13503-3117:43邻居生了我的孩子
点击:30806-1602:58让人思念的人妻
点击:23503-2510:24参加朋友的婚礼
点击:11804-0220:04出卖美妻给日本人
点击:8504-0616:45合租的换妻
点击:14106-1001:32夫妻同心
点击:16203-3117:46媚妻俱乐部
点击:23303-2311:02我老公的朋友让我懂得
点击:13507-0601:49【小青的韵事】(全)
点击:23603-2612:01背着老公去按摩
点击:6204-0717:11为家庭为生活,朋友求我他老婆
点击:7807-2304:52母亲节的郑加怡和郑加睎作者:小鸡汤完
点击:18403-3010:38女友的多P经历
点击:19203-3117:50嫂嫂弯下身子让我干
点击:24806-3000:58第六章红杏再出墙
点击:5504-0814:42漂亮的空姐在别的男人跨下呻吟
点击:131406-1802:29被人操翻的新娘
点击:11504-0319:05替房东照顾老婆
点击:21907-0402:24漂亮的大嫂1
点击:15508-0602:36乱家庭新章——妹妹纾羽的生日(1-3)作者:venus1985
点击:104506-0201:16媳妇被公公操得欲仙欲死1
娇妻的故事3,变色龙 糖果,变色龙 玩具,变色龙 小米,变色龙 牙齿,变色龙 眼睛
变色龙 糖果是一个以图片和视频介绍成人影视男人爱看的日韩高清影视的网站,男人都爱变色龙 糖果上的内容,黄色片的声音下载的网站。
TOP反馈